綜合
首頁 > > 正文

歐盟反傾銷信號


2015-04-08

  2010年將是中國外貿摩擦高峰期,中國企業應以平常心來對待,將應對貿易摩擦的成本計算到產品成本中去

  
  《財經》記者 錢亦楠
  
  2月18日,歐盟委員會宣布對原產于或進口自中國的銅版紙發起反傾銷調查,涉及中國16個紙類產品稅號。而就在此前一天,歐盟剛剛決定對產自中國的三聚氰胺發起反傾銷調查。
  
  這是歐盟繼對中國皮鞋延長反傾銷稅被中國告上WTO后,在今年對“中國制造”再度發起反傾銷調查。
  
  鑒于此前中美對華輪胎“特保案”、油井管“雙反案”的交鋒陰云未散,歐盟此次出手格外引人注目。
  
  早在去年9月,中國銅版紙就遭遇來自美國的反傾銷調查。業內人士認為,歐盟此次“跟風”美國,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國銅版紙出口行業近年來發展勢頭較快,對歐美相關產業公司構成了競爭。
  
  據海關統計數據顯示,2009年1月至10月間,中國共出口銅版紙109.4萬噸。其中對歐盟出口量為16.6萬噸,增長68.7%;對美國出口16.5萬噸,增長57.7%。
  
  “中國的銅版紙出口,實際上是世界在中國加工后對歐美市場的出口,很多國家如印尼、日本在中國生產。在這種情況下,貿易手段防不勝防,受到貿易手段的影響防不勝防。”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張燕生說。
  
  在業內人士看來,在這兩樁反傾銷調查案中,最不公平之處在于選擇美國作為替代國。由于歐盟尚未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對中國進行反傾銷調查時,需以市場經濟的第三國的同類產品國內市場價格為標準,以計算產品的合理價值。
  
  “尋找替代國一般找要素成本差不多的國家,而美國與中國國情差異如此之大,其勞動力成本遠高于中國,根本不具可比性。”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告訴《財經》記者。
  
  歐盟駐華大使賽日安博(Serge Abou)在接受《財經》記者書面采訪中解釋,2009年歐盟共發起了5項針對來自中國產品的反傾銷調查,這一數字與前幾年基本持平。此外,在長達數年時間里,歐盟一直未對中國產品使用諸如反補貼、特保等其他貿易保護手段。
  
  摩擦高峰期來臨
  
  針對歐盟發起的反傾銷調查,中國五礦化工進出口商會法律部主任陳彥生向《財經》記者表示,雖然近一兩年歐盟對中國新立的案子不多,但類似中國皮鞋的“日落復審”卻很常見。“這一兩年來在五礦化工領域的情況是,歐盟漸漸開始以‘損害威脅’而非‘損害存在’為理由進行反傾銷調查,凸顯出貿易摩擦形勢的嚴峻。”
  
  在外界看來,歐盟內部不容樂觀的經濟形勢加重了人們這種憂慮。隨著希臘、西班牙和葡萄牙等歐洲國家主權債務危機的爆發與蔓延,氣喘吁吁的歐元區國家不得不踏上鞏固財政的道路,而這或將對尚未穩固的經濟產生不利影響。
  
  據歐盟統計局1月29日公布的數據,2009年12月歐盟失業率已上升至10%。“一方面是高達10%的失業率,一方面還要緊縮財政,其經濟增長的態勢會非常困難,對經濟恢復以后中國的出口因而異常敏感。”
  
  張燕生向《財經》記者表示,“今年一定是中歐和中美貿易沖突的多事之秋,發生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反傾銷、反補貼、保障措施和特殊保障措施這四大貿易保護手段一定會交替的、頻繁的、輪番的對中國實施。”
  
  此外,中國摘得“出口第一”的招牌也給自己帶來了“樹大招風”的不利影響。德國聯邦統計局2月9日公布的臨時性數據顯示,2009年德國出口8032億歐元(約合112131美元),同比下降18.4%。而根據中國的統計數據,2009年中國出口額為12017億美元,中國取代德國成為世界出口第一。
  
  對此,商務部發言人姚堅表示,各國應以平常心來看待。而事實的情況卻是,許多國家還沒有充分思想準備。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R. Krugman)近期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稱,中國的重商主義導致的出口盈余損害了全世界的利益。
  
  在對外經貿大學世貿研究院院長張漢林看來,2010年將是繼2005年后中國對外貿易摩擦的高峰期。“一方面,今年世界經濟危機后的復蘇開始出現;另一方面,中國又成為世界出口第一,中國經濟規模越來越大,無論是和歐盟或美國,還是和巴西、阿根廷等國家,經貿關系都會更加復雜。”張漢林說。
  
  許多人曾主張中國擴大進口,從而減少貿易順差,避免更大規模的貿易摩擦。對此,德意志銀行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認為,中國進口的產品和原料中大約60%是為了加工之后的產品出口,即使進口有所增加,出口也會增加更多。根據他和同事的測算,2010年中國進口和出口的增長幅度會比較接近,貿易順差大幅縮小的可能性不大。
  
  如何消化摩擦成本
  
  面對日益嚴峻的貿易形勢,一些學者呼吁加強反傾銷預警機制。位于瑞士日內瓦的國際貿易和可持續發展中心中國項目部主任成帥華向《財經》記者表示,貿易摩擦風險的控制一部分取決于對對方市場價格信息的把握。
  
  以“蠟燭案”為例,當時歐盟主要廠商人為地提高價格,造成需求下降。而這一信息是可以通過市場情報獲得,中國企業其實可以相應地提價,以減少價格差,從而避免落人口實。此外,與相關貿易方就敏感產品領域提前進行溝通也不失為一個好的避險舉措。
  
  但這種前期的游說、溝通往往也有不奏效的時候。據中國五礦化工進出口商會法律部主任陳彥生介紹,就三聚氰胺一事,商會去年8月就開始找國內的企業統一認識,12月還組織了企業代表團跟歐盟的起訴方溝通。但最終歐盟還是在今年2月17日展開正式調查。
  
  陳彥生將這一部分歸結為“西方人對中國根深蒂固的誤解”。“比如鋼鐵產品的反傾銷,中國鋼鐵產量那么大,2009年有5.68億噸,美國一年不到1億噸,在他們看來中國的鋼鐵就像關在籠子里的老虎,不知道什么時候放出來。你說是為了供應國內消費,出口只是補充。別人會問:你有什么辦法控制你的產量或出口?這些解釋在他們看來是蒼白無力的。”
  
  對上個世紀80年代的日美貿易摩擦激增的情景,人們仍記憶猶新。最近圍繞中國的一連串貿易爭端,是否表明出口量漸居世界第一的中國,會如當年的日本那樣面臨越來越多的貿易壁壘?
  
  在陳彥生看來,中國當今的境遇就如同當年的日本,屬于發展之中必然經歷的階段,應以平常心來對待。一方面企業應該積極應訴,另一方面應在制定出口商品戰略時,將應對貿易摩擦的成本計算到產品成本中去。
  
  若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調整自身的經濟結構無疑是根本之道。
  
  目前,中國出口仍然以加工貿易和貼牌生產為主。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認為,中國應加快產業升級,從而躲開“是非地帶”。雖然產業升級使中國與歐美產品的整體同質性增強,但高端產品不但抗壓性更大,且技術上微小的差異會反映出產品的不同。
  
  張燕生則表示,中國要更重視進口和貿易投資,以化解貿易摩擦。“不一定要用最終產品出口的方式,而可以采取中間產品出口,在當地市場加工組裝,并在當地銷售的模式,這樣能增加當地就業和稅收。中間產品往往貿易摩擦可能性比較小。”
  

系統分類:會計 >> 其它項

本站為純公益性文化知識交流分享網站,旨在促進文化知識學習、交流與傳播。
此文章資料由本站轉載于互聯網,轉載目的在于分享、傳播文化知識。僅供學習、研究使用。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和隱私權,請您將文章資料的網址發送到郵箱[email protected],本站將馬上刪除。
違法、違規與不良信息投訴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如果您發現不良信息,請您將文章資料的網址發送到郵箱,本站將馬上刪除。
此文章資料網址:http://www.jledip.live/blog/6abd0b9745fa42cca3b3c3f6358cc37c.html


幸运金蟾在线客服